「以色列式」创新-关香港咩事?(下) (韩雪儿)

2020-06-11

以色列的科技菜市场或许是明日科技的焦点所在。很多人都说大有机会。那幺香港人能如何把握机会?过去这几年以色列和香港的合作有怎样的变化?是甚幺时候开始紧密连繫?

Mrs. Ester Perets Burke(以色列驻港领事经济及贸易处主管 )这几年一直在为以色列项目作对接工作。她提到李嘉诚应该是较早已跟以色列合作的香港商人。从前发展商的投资多是房地产,但这10年的方向就很不一样, 特别是这6-7年,都转到投资创新科技。而政府( G to G, Government to Government) 也有不同合程的合作。她表示科技等于未来,以色列也差不多等于科技 ;未来是软件(Software)带领的时代 ,这代表每一处都有合作空间的可能,是无限的可能,如fintech, digital health, smart city, cybersecurity, AI等。

「以色列式」创新-关香港咩事?(下) (韩雪儿)

以色列加强科技人才培育,有不少海外犹太人更赚钱「回馈家乡」。(路透资料图片)

港以合作模式大图画

资金投资是其中一种港以的合作方式,也可以分为两类。越来越多资金寻求海外回报,风险投资基金 Venture Capital(VC)是其中一种。VC有不少人脉可以辅助以色列Startup 在亚洲市场做生意。据Ester提供,香港VC投资以色列的分别有: 很活跃的Radiant VC(投资14间以色列公司);Mizmaa(8间);AID partner( 主要投资bio-tech, blockchain);Go capital;Duotem capital等。而阿里巴巴注资了Jerusalem Venture Partners(JVC); 驻耶路撒冷的Our Crowd 也投资了香港公司Klook。看来两边的往来也愈来愈频密,肯定的是投资以色列公司的数目一直在上升。李嘉诚旗下的维港投资 (Horizo​​ns Ventures) 在全球投资了 81 间创业公司 ,其中 14 间是以色列公司涉及多个领域,仅次是美国公司(37间)。

另一类是䇿略伙伴(strategic partner)。其实这更重要,因为钱较容易找到,但客源则不一定。和记黄埔Hutchison Water于2012年收购了以色列公司Kinrot Venture,改名为Hutchison Kinrot专门投资水科技及洁净能源,协助及孵化Start up。发展商的业务很多,会使用投资了的技术于其业务发展,此举同时变成以色列公司的客户。投资技术是另一个方向。由于竞争激烈,许多中国科技巨头希望获得创新技术,已有计画地收购技术或团队,例如百度、 联想、小米等。有些也于以色列创立创新中心为自己公司内部研发新科技。

有香港人参与的The Floor

The Floor 是一个驻以色列针对Fintech的创新中心,其优势是他们拥有丰富的客源Bank partners。Desmond 是香港人,在Floor任职亚太区总经理,对Fintech有很深的了解,是另一位受访者。 他认为表面上以色列可能不像美国的consumer app一样蓬勃,因为以色列的back-end或middle-end的科技或Cybersecurity的硬科技hard technology 更突出。对于以色列的未来,从Fintech来说他看好digital bank,virtual bank,Blockchain 的发展,其他方面还有自动驾驶及smart city等。当中Cybersecurity 可算是重中之中,因为科技愈发展,科技保安也愈重要。问到Desmond 以色列如何看亚州市场。以色列本地市场不大,如Thetaray 以色列的防洗黑钱AI公司已跟新加坡银行合作。以色列人不了解当地市场,所以要用当地人的智慧去处理複杂的事。这些发展带来不少商业机会。以中的合作也很紧密,因以色列为「一带一路」的其中一国,而中国的复星国际于2018年8月也斥资3900万入股The Floor。

「以色列式」创新-关香港咩事?(下) (韩雪儿)「以色列式」创新-关香港咩事?(下) (韩雪儿)

左:  Mrs. Ester Perets Burke 现任以色列驻港领事经济及贸易处主管
右: The Floor亚太区总经理 Mr Desmond Marshall

假如我不是地产商或VC,与我又何干

身为小市民,以上的资讯好像事不关己,知道又如何呢?其实每间公司也希望能做大(scale up)。以色列毕竟是个小国,他们有技术,但也需要一个伙伴去拓展业务。香港可以担当中介角色,助以色列进入内地的生产地和销售网络或协助他们推广技术经验。Ester提到只要找到一个好的经销商(distributor)就会影响整个公司。前阵子,她带了Cyber行业的以色列代表团公司来港找客户,而香港是个金融中心,当中促成了不少交易。

另外,一些职业如知识产权代理、分销商或业务代表、尽职调查(Due diligence) 、税务、会计及法律、投资者及联繫人(为以色列初创及亚洲投资者穿针引线)等人士也可以多留意以色列市场。 而大学、研究机构( R& D)等都有不同程度的合作。况且有新产品,人人都会受惠 。Ester说如有合作上的需要,也可以找她。

中国以色列和香港的三角关係

中国有13亿人口的市场,以色列有的是高科技。以色列当然希望进入中国市场,香港的角色会被淡化吗?「 对的,以色列人有时也不知道香港的角色。但中国太大,太多省份,他们有很多资料也不能在网上找到,以色列和中国在很多方面也不同,如: 知识产权、法律、条例、办事方法、文化等,做起上来很费时失钱。我相信在香港找到一个可靠的人进入中国市场会较好。当然若能直接找到可靠的中国伙伴也很不错,但也不易。若他们找到,也很幸运。但我所知道的例子中有不少是费时失钱的。而香港是较细的一个地方,上网就可以找到很多所需的资料,条例也很清楚,文化、做事方法、语言、思想也较像。香港提供很完善的服务,很容易找到律师、会计师,这就是香港特别之处,所以很多公司总部在香港。我相信还有好几年中国才能走近。」Ester说道。Desmond也提到比起美国的单一市场,以色列和中国在语言、法律、政治等有较大的距离。而他也提及合作很多时会涉及半官方机构如领事馆、invest hk等 。

港以合作的未来

以色列跟香港政府在 2014 年推出了「香港与以色列研发合作计画」,让香港及以色列的公司可向政府就合作的研发项目申请资助。然而,计画推出至今未有公司获批款项。Ester认为那是因为香港公司对项目认知不足。 而且研发(R&D)涉及的东西很多,申请程序烦琐需时,商议的合约内容也很複杂。她估计不久的将来在生物科技方面有可能申请成功吧!

「以色列式」创新-关香港咩事?(下) (韩雪儿)

以色列有技术,但也需要伙伴去拓展业务,香港可担当中介角色。(路透资料图片)

陈茂波日前去了以色列,也提到以色列公司可来港集资及邀请他们来港设研发中心。 今年预算案中,政府也拨出100亿元建医疗科技、人工智能及机械人科技两个创新平台。Ester表示同意陈茂波的说法,她说:「 未来落马洲河套地区共同发展的「港深创新及科技园」很近深圳工厂,对製造产品更省时。面对香港生活成本高及租金贵的缺点,相信会提供补助。如果要我再给意见的话,那就是香港公司应该多开放自己,亲自去以色列看看;以色列人也要来港互相了解一下。当你见到对方的真实情况,事情会很不一样。虽然是很基本,因为涉及时间及金钱,大家也会犹疑。还有的是,要很谨慎地寻找合作伙伴。」

不如一起合作及让下一代爱上研发

科技的未来令人很期待。访问过几位受访者后,香港其实不应只停留在创投阶段或只吸引以色列人来创业。如果只是创投,会错过很多合作的机会。香港不能停留在配套上如「资助初创和加速器,并加强学术及文化的交流合作」每个地方都在做的建议上。因着以色列独有的文化因素,「以色列式新创」不容易被抄袭或模仿。以色列政府、学界、研发界和商界早在1980年代已开始播种施肥,但面对全球不同地方的竞争, 也需与时并进。已有实力的以色列企业其实不想离开自己的地方,建再多的创业园,也只能吸引部分初起的Startup。相反,他们愿意业务拓展。同时,假若他们的产品真的在国内生产,相信也要解决怕被抄的专利问题。港以的未来应该是取长补短式的互动合作。

以色列值得参考的地方之一是把目标面向全世界。第二是加强科技人才培育,让下一代有好奇心、 爱研究的心。以色列本地产业比政府或大学更多资助研究,当中更有不少海外犹太人赚钱「回馈家乡」。 还有成立像Yissum一样把学术研究商业化的桥梁,把产、官 、学、研连结,真真正正成为一个谁都想来的Hub。

延伸阅读:「以色列式」创新-关香港咩事?(上)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