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傲与霸气:Led Zeppelin的香槟酒事件与演唱会暴动

2020-07-23

狂傲与霸气:Led Zeppelin的香槟酒事件与演唱会暴动

  1970年,还是一支年轻乐团的Led Zeppelin正在北美大陆进行第二次的巡迴演出,而3月30日停留在宾州匹兹堡的时候,乐团证明了自己无疑地拥有不容忽视的「霸气」,不管是台上还是台下。

  当天负责带领乐团至匹兹堡市民体育馆演出的巡演主办人Pat DiCesare,照他事后张贴在乐团官网的文字回忆上描述,Led Zeppelin团员的后台行为整体来说就如同那些评价很差的英国表演者。Pat DiCesare这样写道:「英国艺人总是很难搞,就像那次Led Zeppelin想要两大箱的唐培里侬(Dom Pérignon)香槟酒送到舞台更衣室,当时我有僱用几个跑腿的接待人员,他们的工作就是专门探听艺人有什幺需求,接着我们就开始四处询问城里的店家,想办法买到两大箱的香槟酒,结果连霍恩百货这间大型连锁酒类专卖店都告诉我们:『你不可能在匹兹堡找到两箱的唐培里侬香槟,必须要事先订购才行。』」

狂傲与霸气:Led Zeppelin的香槟酒事件与演唱会暴动

  但这点小阻碍是吓不倒Pat DiCesare的,他和团队四处寻找最好的香槟酒尽可能地满足乐团的需求。他继续写道:「我派了跑腿人员去三州地区(Tri-State)的所有商店填补两大箱的份量,里面有唐培里侬参杂着其他团队所能找到最好的香槟酒。几个小时后,我又被叫到了更衣室里。」

  乐团经理问道:「这是什幺东西?」

  Pat DiCesare回答:「香槟酒⋯⋯?」

  结果经理大声吼着回应:「你说这些垃圾是香槟酒?」他连忙试图解释要拿到两大箱唐培里侬有多幺困难,并且已经非常努力去搜集香槟酒来弥补空缺,但乐团经理仍然称呼这些香槟酒是垃圾。但跟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相比,经理的大呼小叫还算是「比较愉悦」的情况。

  Pat DiCesare无奈地写道:「接着他拿起一瓶香槟酒开始往墙上扔去,那每一瓶酒都花了我一百美元,但他一瓶接着一瓶直到24瓶香槟酒都被砸碎为止。霎时间,2500美元就这样蒸发在我眼前。」

狂傲与霸气:Led Zeppelin的香槟酒事件与演唱会暴动

  如果说Led Zeppelin的后台行径描绘出他们肆意放蕩的形象,那他们在演出期间所做的事情更能呈现乐团完整的面貌。由于巡迴演出已经进行许多场,乐团注意到现场一种难看的紧张场景正在发酵:年轻的乐迷观众与被派来维护安全的当地警察。而因为这个情况,乐团在舞台上多次拒绝继续表演。

  Ralph Hulett和Jerry Prochnicky所撰写的《Whole Lotta Led: Our Flight with Led Zeppelin》描述了当时的场景:「现场乐迷开始站在座位上欢呼吼叫,场面变得越来越激情和疯狂。但手持警棍的警方却不是这幺想,他们开始冲进人群并把站在椅子上的人推了下来,这让事态变得更丑陋了。当你正享受着被Led Zeppelin的音乐轰炸,本来就很难安稳的坐在位子上。」

  吉他手Jimmy Page事后回忆道:「我们不能继续在那种冲突的场面演出,因此就暂停表演然后离开舞台。后来冲突场面在警察扫蕩之下冷却了,当我们五到十分钟回到舞台时,现场已经没有任何状况。我们在这趟美国巡迴演出经常发现,这里警察与乐迷之间的关係从一开始就很差,所以之后我们不得不冷静下来。」

狂傲与霸气:Led Zeppelin的香槟酒事件与演唱会暴动

  从现在的角度来看,这一切都有点古怪诡异,但当时Led Zeppelin响亮的硬摇滚名声使许多保守的权威人士感到不安,伴随着六O年代美国社会世代之间的鸿沟,以及像是公民权利运动与反越战这些如民意海啸般的社会议题,任何一种吵闹躁动都会被以猜疑和恐惧的角度解读。

  Jimmy Page站在乐迷这边为他们辩护,声称美国是个「一点都不酷的国家」。他说:「警察强硬的行动是出自于恐惧,但其实他们只需要离那些乐迷远一点,不要激起群众情绪和使他们惧怕,我敢肯定根本不会发生什幺事。我的意思是,当你看到警察在那边挥舞警棍,情绪一定会有所波动,像是被挑衅的感觉,对吧?」

  1970年Led Zeppelin在这趟疲惫的巡迴演出耗尽了气力,虽然一切都安然无恙的结束,但他们与地方政府的恩怨并没有就这样随风而逝;乐团1975年的巡迴演出準备来到着名的波士顿花园体育场,但由于提早贩卖预售票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乐迷漏夜排队买票,使得乐迷与场馆人员冲突发生骚乱并赔偿了数千美元,致使Led Zeppelin最后被当地市政府禁止演出。

  不过Jimmy Page再次站在了乐迷这边,耸着肩膀说:「反正我也不想成为备受尊重的人。」

上一篇:
下一篇: